精彩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笔趣-第六百二十九章 隴右戰火鑒賞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张天师目光一闪,却仍旧不骄不躁,手中剑绵绵密密地朝着九山王攻去。五剑之后,九山王的第二道护身灵篆也被击破。
九山王的护身灵篆终究是有限的,而张天师挥剑却并不耗费太大法力,这么对耗下去,九山王便是有再多的护身灵篆那也顶不住啊!当下九山王也急了,急忙抽身而退,化一道流光逃回了自己的鬼窟,瞬间消失不见。
见张天师逼退了九山王,王丰顿时大喜,意气风发地调兵缓缓移动上山,抢占有利地形,开始切割陈八斤的兵马与芒砀山之间的联系。
陈八斤见状,顿时也急了。如今九山王被张天师打的躲入了鬼窟之中,不敢现身,自己这边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形势已经十分不妙,倘若不立刻改变局势,那等待自己的唯有战败。
那该如何改变局势呢?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增援九山王。九山王不是手持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张天师对手,但张天师身为修士,又是天界在人间的代言人之一,其实也是深受天条约束的,绝不敢对凡人出手。只要陈八斤能率领大军上山,护在九山王的鬼窟之外,那么张天师绝不敢强行攻击。
于是陈八斤权衡之后,只得含恨领兵出营,往山上攻击前进。
王丰见状大喜,当即挥军杀了过来。双方便调兵遣将,在芒砀山脚下混战一场。终究是王丰早料到形势会如此发展,出兵之时,占了先机,再加上大军千里进击,从淮南至芒砀山,如入无人之境,将士们士气高昂,气势如虹,故此交战不过半个时辰,便渐渐占了上风,将陈八斤的兵马给压住了。
陈八斤自然不甘心失败,不断增添兵马,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却始终无法突破王丰的拦截。
在王丰和陈八斤挥军对战的同时,张天师也对九山王的鬼窟发动了攻击。三五斩邪雌雄剑威力无穷,很快将鬼窟的大门给打破,张天师艺高人胆大,当即杀了进去。
然而片刻之后,那鬼窟之中突然散发出一股绝强的气息,慑人心魄。就见一道剑光从鬼窟之中倒射而出,落在地上,显出了张天师的身影,却已经是脸色苍白,神情委顿了。
见张天师逼退了九山王,王丰顿时大喜,意气风发地调兵缓缓移动上山,抢占有利地形,开始切割陈八斤的兵马与芒砀山之间的联系。
陈八斤见状,顿时也急了。如今九山王被张天师打的躲入了鬼窟之中,不敢现身,自己这边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形势已经十分不妙,倘若不立刻改变局势,那等待自己的唯有战败。
那该如何改变局势呢?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增援九山王。九山王不是手持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张天师对手,但张天师身为修士,又是天界在人间的代言人之一,其实也是深受天条约束的,绝不敢对凡人出手。只要陈八斤能率领大军上山,护在九山王的鬼窟之外,那么张天师绝不敢强行攻击。
于是陈八斤权衡之后,只得含恨领兵出营,往山上攻击前进。
王丰见状大喜,当即挥军杀了过来。双方便调兵遣将,在芒砀山脚下混战一场。终究是王丰早料到形势会如此发展,出兵之时,占了先机,再加上大军千里进击,从淮南至芒砀山,如入无人之境,将士们士气高昂,气势如虹,故此交战不过半个时辰,便渐渐占了上风,将陈八斤的兵马给压住了。
陈八斤自然不甘心失败,不断增添兵马,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却始终无法突破王丰的拦截。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碩鼠肥-第六百二十九章 隴右戰火鑒賞
在王丰和陈八斤挥军对战的同时,张天师也对九山王的鬼窟发动了攻击。三五斩邪雌雄剑威力无穷,很快将鬼窟的大门给打破,张天师艺高人胆大,当即杀了进去。
然而片刻之后,那鬼窟之中突然散发出一股绝强的气息,慑人心魄。就见一道剑光从鬼窟之中倒射而出,落在地上,显出了张天师的身影,却已经是脸色苍白,神情委顿了。
张天师身边的两位门人以及天机子、天星子等人急忙上前护住他,问道:“鬼窟之中发生了什么事?”
张天师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神色再次萎靡了一分,这才咬牙道:“洞中有一位老魔头,法力高深至极,绝非地仙境界。贫道在他面前仅只坚持了一个照面,便即败退。若非有三五斩邪雌雄剑护身,差点无法生还。”
众人闻言,尽皆变色。就听天机子凝重地道:“看来是黑山老妖终于现身了。此魔法力高深,被天庭追缉了不知多少年,却仍旧逍遥自在地活到了今天,可见其本领着实不凡,绝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好在我们已经请来了神兵天将前来巡视战场,此时正该请他们出手了。”
此时王丰也将战事交给于乘龙指挥,自己则赶到了这边,道:“不错!九山王我们还能对付,但黑山老妖却太过强大。待我请神兵天将们动手。”当下王丰默运法力,沟通虚空中的天将。
各路神兵也察觉到了黑山老妖出手的气息,此时见王丰已经挥军将九山王、黑山老妖等人与陈八斤的兵马分开,当即再无顾虑,纷纷现身,化一阵金光,围在了九山王的鬼窟之前。
众神兵正要进攻,就见鬼窟之中忽然冒出一阵黑烟,将洞门遮蔽。那黑烟的范围更是不断扩大,渐渐朝着整个芒砀山蔓延。
众神兵当即施法,欲要驱散黑烟。
就见整个芒砀山上忽然升起了十八根铜柱,每根铜柱之上又挂着一具滴血的魔怪,或是僵尸,或是骷髅,或是旱魃,或是山魈,或是凶兽,不一而足。
十八根铜柱按四象排列,升起之后,顿时血光冲天,无边煞气显现,将一众神兵都笼罩在了阵中。
这一下来的突然,众神兵本来以为黑山老妖十分谨慎,绝不会真身至此,以其分身的法力,自己这边足以拿下,因此心态都比较放松。此时突然被困阵中,顿时都有些慌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从天界下来的天兵至少都有人仙修为,但中岳和东岳的神兵之中,除了将校之外,其他普通神兵却大多都只是筑基期的实力,虽然有神兵宝甲护身,能发挥出远超一般筑基期的实力,但终究境界不高。突然被阵法中的煞气侵袭,顿时便有近百名神兵承受不住,皮消骨烂而亡。
好在领兵的真仙、天仙级天将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边传令众军结阵自保,一边放出法力,将众军护住。
中岳的金虎神、鹰愁神,东岳的刑刀神、律简神都急忙取出了临行之前帝君赐下的符诏,祭起之后,化一团金光将一众神兵护在里面。
随后众神兵天将开始结阵冲击笼罩着芒砀山的阵法。双方激烈对战了半个时辰,神兵天将们居然无法破阵而出。众神兵顿时都急了,被困阵中,若是长久不能出去,迟早都是败亡一途。
天庭固然强势,威压三界,但其兵马在对阵许多大妖老魔的时候,也多有败绩,历年以来死伤不少。众神兵天将自然不想自己步了后尘。
当下带队的天将见势不妙,急忙施法向外求援。
可惜如此厉害的阵法都能隔绝内外,自成天地。一众天兵天将被困阵中,传音求救之术根本传不出去。
好在阵外的王丰等人见芒砀山中突然发生了变故,一座凶阵瞬间出现,将所有神兵天降都困在了里面。原本王丰等人都以为人间的阵法困不住天庭的兵将,因此还并不十分着急。谁想过了这许久,神兵天将们却还是不能破阵而出。
王丰顿时觉得不妙,与张天师、清微真人、天机子、神光子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将情况上报天庭,以待天庭定夺。
众人正准备行动,就听半空中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声音传来道:“诸位后生晚辈,你们还想将此间之事上报天庭?真是异想天开啊!黑山大人既然设下陷阱,要捕猎这一支天兵天将,又岂能让你们把局势给扰乱了。”
王丰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望着半空中的那人道:“虚行子,想不到你居然还在黑山老妖手底下混。似这等老魔,你真的觉得跟着他会有前途?”
虚行子冷笑道:“至少跟着黑山大人,我的那些仇家不敢轻易前来找我报仇。我也不必再躲着不敢飞升天界了。要知道天界的灵气丰厚,飞升天界之后,我的修为才能快速增长。”
王丰哼了一声,道:“黑山老妖整日里也只会东躲西藏,他凭什么能护住你?虚行子,听我一句劝,此间之事绝非你能够掺和的,还是及早回头,与黑山老妖划清界限才是。若我没有看错,那十八根铜柱应该是你的护身至宝吧!你这阵法的威力又大有提升啊,居然连真仙级别的天将都能困住,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可是你现在越得意,将来恐怕就要越后悔。你的阵法,困杀了如此之多的天兵天将,天庭能放过你?”
虚行子闻言,面色也微微变了一下,随后满不在乎地道:“我自从踏入修行之路以来,艰难困苦和危险也经历过不少。每一次都是自己费尽心思了渡过,何曾受过天庭半点帮助?我并不欠天庭的,但黑山大人却对我有收容之恩,我要报答他。况且如今这铜柱阵法是黑山大人在操控,又不是我。天庭兵马的伤亡跟我有什么太大关系?”
王丰叹了一下,道:“你真是冥顽不灵啊!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拖延时间,战吧。”
当下王丰抬手一招,铁人傀儡当即飞出,化作一名三丈高的神将,手持大刀往虚行子砍了过去。
虚行子见状,顿时也吃了一惊。要知道虚行子最厉害的防身法宝就是那十八根铜柱,如今铜柱被黑山老妖借去,重新炼制了一番之后,居然形成阵法,困杀神兵天将们去了。虚行子手中并无厉害的法宝,虽然其本人早已明悟天仙大道,这些年来施展秘法,不断接引天界仙气修炼,修为比之真正的天仙高手也不差多少,但王丰的傀儡却是天仙七品的战力,这根本不是虚行子能够抵挡的。
虚行子只勉强抵挡了一刀,便即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手,急忙大喝道:“诸位道友,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就见虚空中有三道黑光闪耀,一名骑着冥马的骑士,一名手提鬼刀的战士,一名骷髅显出身影来,个个身上气势强大,比之虚行子更要强悍几分。
王丰顿时心下一沉,喝问道:“不知三位从何而来?”
就听那骑着冥马的骷髅骑士道:“我等乃黑山大人麾下大将,奉命前来,诛杀你等。你就是王丰吧?识相的就纳命来吧。”
黑山老妖的属下?王丰顿时愣住了。这黑山老妖分身无数,每一个分身都独立发展,在三界之中建立了不知多少势力,留下了多少传说。很显然,此次出现的这具分身应该是混的很不错的,居然还有三名如此厉害的属下。
这可比上次被王丰斩杀的那具分身要强大多了。
王丰当即操纵铁人傀儡朝那骷髅骑士杀去。那骷髅骑士不慌不忙,挥动手中长枪迎战,三五回合之后,便即将王丰给压在了下风。
眼见铁人傀儡被压制住了,王丰顿时面色一变。就听那虚行子道:“王丰,你还有什么手段?与黑山大人作对,唯有失败一图。绞杀了这一支天庭兵马,黑山大王的名望必定大涨,到时候三界之中妖魔鬼怪更不知会有多少慕名前来投奔。你还认为我跟着黑山大人没有前途?”
王丰轻轻摇了摇头,道:“他再怎么名望暴涨,也只敢偷偷摸摸地潜藏,绝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
就听那骑着冥马的骷髅骑士道:“我等乃黑山大人麾下大将,奉命前来,诛杀你等。你就是王丰吧?识相的就纳命来吧。”
黑山老妖的属下?王丰顿时愣住了。这黑山老妖分身无数,每一个分身都独立发展,在三界之中建立了不知多少势力,留下了多少传说。很显然,此次出现的这具分身应该是混的很不错的,居然还有三名如此厉害的属下。
这可比上次被王丰斩杀的那具分身要强大多了。
王丰当即操纵铁人傀儡朝那骷髅骑士杀去。那骷髅骑士不慌不忙,挥动手中长枪迎战,三五回合之后,便即将王丰给压在了下风。
眼见铁人傀儡被压制住了,王丰顿时面色一变。就听那虚行子道:“王丰,你还有什么手段?与黑山大人作对,唯有失败一图。绞杀了这一支天庭兵马,黑山大王的名望必定大涨,到时候三界之中妖魔鬼怪更不知会有多少慕名前来投奔。你还认为我跟着黑山大人没有前途?”
王丰轻轻摇了摇头,道:“他再怎么名望暴涨,也只敢偷偷摸摸地潜藏,绝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