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401章 匪夷所思的動機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给出的证据,已经足够有力。
这时候,林新一也紧跟着出现在了对质现场。
他手里牵着凯撒,像是刚刚才勘察归来。
而这位鉴识课的王牌警员,原本还在埋头嗅着地面。
一靠近鸿上舞衣,它就猛地抬起头、弓起身,拖着那瞬间绷紧的牵引绳,汪汪汪汪地向前扑咬吠叫。
“果然是你…”
林新一提供了新的证据:
“我们在死者蒲田先生的汽车里,发现了一瓶氰化钾。”
“那瓶氰化钾,应该是你为了把他的死伪装成自杀,事先藏到他汽车里的吧?”
“鸿上小姐…“
“那氰化钾药瓶上,有你的气味。”
警犬鉴识结果虽然不能当作决定性的证据,但在法庭上,却能成为重要的参考性证据。
尤其是在这种证据链不够完整的案子里。
警犬鉴识结果,联系上犯罪嫌疑人自相矛盾的供述,自身可疑的行为,就足以让法庭相信她的杀人嫌疑。
“我…”
鸿上舞衣无言以对。
她的确是杀人凶手。
而她特意把氰化钾藏在冰块里,为的就是实现延时投毒,把蒲田先生的死伪装成自杀。
但这个计划因为意外被耽搁了。
她把毒冰块加进饮料杯里才发现,蜷川彩子为了逼蒲田过去见面换饮料,偷偷地把他们点的冰咖啡换成了可乐。
所以她只能决定,等演出开始再把饮料送回去,不给蒲田换饮料的机会。
而这时候,演出又突然宣布“无限期”延迟。
事情麻烦了。
演出要是一直不开始,她就一直不敢送饮料回去。
而用来给冰块保温的干冰袋子,在鸿上舞衣准备动手投毒之前,就已经被她刻意丢弃在了场馆外面。
几分钟过去,那些从袋子里散落出来的小干冰块,估计都已经升华干净了。
她这么做是为了“毁尸灭迹”,不留证据。
可现在…
没有这些干冰帮助保持低温,即使她再把毒冰块从饮料里拿出来,冰块也迟早会融化的。
于是,她计划里出现了巨大的不可控风险:
如果演出开始得晚,冰块就会融化。
而冰块里的氰化钾一旦泄露,毒可乐就会变成真正见血封喉的毒可乐,失去“延时投毒”的效果。
这样一来,她就不可能把蒲田先生的死伪装成自杀了。
鸿上舞衣当时很着急。
但她急着急着,却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自己有什么可急的?
投毒过程中留下的痕迹,都已经被她处理得干干净净。
她之前完全是想多了。
自己其实根本没必要玩这种多余的杀人戏法。
被人怀疑是凶手又怎样,让人找不到证据不就行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鸿上舞衣瞬间转变思路,在自己的计划里做了小小的改动:
她假装去上厕所,把饮料放在了窗台上。
她刻意留下这么一个饮料无人看管的空档,凭空制造出了一个可能存在、又可能不存在的“真凶”。
这计划几乎是完美的。
尤其是在这个没有监控摄像头,剧毒化学品管理水平拉胯,偷氰化钾比买氯化钠还容易的世界里。
但让鸿上舞衣,这个凶手万万没想到的是…
“我竟然会输在‘好人’这两个字上面…”
“这真是太讽刺了。”
其实,那窗台位置足够偏僻。
在她假装去上厕所的那两分钟里,饮料放在上面,被人拿走的可能性很低。
而一般人出于自身的道德素质要求,也不太可能为了占这么几杯饮料的小便宜,就去拿别人放着的东西。
更何况,这还是在少洗一遍盘子都要羞愧谢罪,国民素质宇宙第一的曰本。
饮料被人拿走的概率是很低的。
而即使那毒可乐真被人拿走了,结果有人被毒死了。
警方也找不到指向她的证据,根本查不到她的头上。
只要鸿上舞衣在那几分钟里真的去上了厕所,她的供述就能变成经得过调查的事实。
结果最多是,债多不愁的警视厅在案件记录里再加上一个“悬案”
东京都再多了一个“毒可乐随机杀人”的都市传说。
这些都与鸿上舞衣无关,她个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但她还是在担心。
担心饮料可能会被人拿走。
可能害死无辜的人。
所以鸿上舞衣不敢真的离开去上厕所,把自己的谎言彻底编圆。
她只能留在原地,找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地方,藏起来悄悄观察。
“鸿上小姐…”
毛利兰也深深一叹:
她能看出来,如果不是鸿上舞衣因为心软而露出了一个破绽,这个案子或许会变得非常麻烦。
对方是败在了自己手上,而不是警察。
“你的同事对你的评价或许没错…”
“你是一个‘好人’。”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少凶手在决定杀人的时候,就已经泯灭了人性。
而鸿上舞衣却还始终能记挂着,不牵连无辜的人。
相对而言,在杀人犯里,这算是能称得上“好”了。
所以毛利兰,还有在场众人,都对这背后的真相十分好奇:
鸿上舞衣到底为什么要杀人。
她和蒲田先生有什么仇?
“其实没有什么仇…”
“至少,不是私仇。”
鸿上舞衣轻轻一叹。
她讲出了自己的杀人动机:
原来,她是在偶然之间,发现了蒲田先生的一个秘密。
作为米花医院最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医生,蒲田先生在医疗工作得到认可之余,还不甘心只当一个“手术匠”,想在学术上另攀高峰。
于是,蒲田先生医疗医学两开花,憋着股劲在写论文。
结果,医院里有一个病人的病情发展,跟他在论文中设想的理论不同…
就像是总结出地心说规律的宗教裁判所,碰上了一个给出日心说证据的异端。
蒲田先生的选择不是更新自己的观点。
而是一把火把异端烧死。
他在暗中调整了那名患者的用药,把那个患者给悄无声息地干掉了。
“蒲田是个杀人犯。”
“他觉得自己是医生,就有主宰别人生死的权利。”
“如果让这种人继续活着,继续以医生的身份工作,还不知道有多少患者会惨死在他的手里。”
提起这段回忆,鸿上舞衣的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厌恶。
蒲田的杀人手法是很难找到证据的。
更何况,她知道真相的时候,时间还过去了那么久。
她就算去报警,也无法将蒲田绳之以法。
所以她选择自己主持正义。
“这…”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家都万万没想到,本案的受害者蒲田,原来是个残忍恐怖的加害者。
而鸿上舞衣杀人也不是为了报私仇。
只是为了给那个她根本就不熟的无辜患者主持公道。
“难怪鸿上小姐之前那么自信,自信警方查不出她的杀人动机。”
“原来…对她个人而言,她真的没有‘动机’。”
毛利兰和工藤新一的表情都很异样。
从他们,从正常人的角度看,鸿上舞衣的杀人动机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也正是因为匪夷所思,细细想来,才会让人又有些敬佩…
“就像小说里的侠客浪人一样…”
“但现实并不是小说啊。”
工藤新一轻轻感叹:
侠以武犯禁,在现实世界里动用私刑,就得做好承担责任的心理准备。
“我认输了。”
鸿上舞衣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
“说我是侠客,其实我也只是胆小鬼。”
她深深一叹,目光复杂地看向毛利兰和工藤新一:
“毕竟…如果不是自信自己能不被发现,或许,我也不敢做这么疯狂的事。”
“但我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说着,鸿上舞衣走到警员面前,主动戴上了手铐:
“你们两个都很厉害。”
“败给你们,我心服口服。”
“嗯…”毛利兰和工藤新一微微点头,心里也悄然生出一种成就感。
尤其是工藤新一:
自从认识林新一之后,他都多久没正经办过一次案子了?
这次终于让他重操旧业,难得开了次荤。
恍惚之间,工藤新一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
那时他还是曰本警方的救世主,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粉丝的欢呼,群众的惊叹。
他几乎已经能听到那熟悉的赞叹声了:
“实在是太厉害了!”
时隔多日,龙套警员终于说起了他们该说的台词:
“好强的推理能力…”
嗯,没错,就是这样。
好久没听过这种话了…
请务必多来一点。
“不愧是林管理官的女朋友!”
工藤新一:“……”
他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