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46 你們就不能反抗一下我?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我就说这个没有脑子的东西会坏事!”
两辆陆地巡洋舰停在街道边,那个自诩为“白纸扇”高智商看破一切的青年坐在主驾驶位,双手不停拍打方向盘,向后座似乎在睡觉的臣哥,发泄不满。
“死……死了?”
坐在副驾驶的女孩不敢相信瘦高个已经死了。
“你没听着那个阳司的喊话吗?说咱们再跟他赛脸,他就把咱们都弄死!我都说了咱们先别打草惊蛇,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咱们一起上干死他!”
白纸扇一个劲说出自己事先想好的计划。
女孩回头从车座缝隙看向臣哥:“哥,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明天还要去长春山吗?”
“去……”
臣哥继续保持永远睡不醒的样子:“你们要是觉得自己行的话,就去找那个阳司,死不死就不知道了。”
说完话,臣哥翻个身靠着车窗户,缓缓说道:“没事的就继续消停眯着吧,那个阳司不会过来找我们的。”
“好吧……”
“听臣哥的。”
两辆陆地巡洋舰再没走下来一个阴差。
……
我瞅着两个随瘦高个阴差一起魂飞魄散的小鬼儿,颇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让系统妈妈用恐惧值草草收尾之后,迈步爬墙回到宾馆三楼。
捡起地面扔着的被子。
我又让万能系统妈妈解决我衣服污渍。
进屋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味儿。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很明显能感觉到他们领头的那个青年在向我示弱并且没有彰显什么实力,连续让我干残一个,干死一个身边的狗腿子,也没吱一声。况且从他那些狗腿状态来看,是绝对臣服于他的。
那为什么这次瘦高个来暗杀我,他没有阻止呢?
同样有个问题。
他为什么热衷于把尸体封在墙洞里呢?
难道他本身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又或者说其实他只是想利用这些阴差的肉体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韩娱之喵喵喵
细思极恐啊有木有?!
我想了半宿也没想通这个问题。
直到第二天天亮,有早睡早起好习惯的猴咂醒来之后,看见双眼布满血丝好像要魔怔的我:“燚哥,你这是咋的了?眼珠子咋干成这样了呢?”
“没事,寻思点事来的。”
我随口敷衍过去。
猴咂没再多说啥,起床洗漱收拾自己后吞服伸腿瞪眼丸,盘腿大坐在床面开始修炼丹法。
没一会儿,猴咂和方胖子也醒了。
方胖子溜溜达达下楼去前台买早餐,于香肉丝从我这要来了皮鼓,用兜里的手纸擦拭鼓面。
阳司令牌没有反应。
我们吃着方胖子用热水泡开的泡面,突然有这么一瞬间让我觉得我们像是逃避抓捕的落魄罪犯。
要是没有这档子事。
我应该高高兴兴在家里吃着老姐精心准备的早餐,安安静静看着早间新闻,稳稳当当做一条成功的咸鱼。
然而一切美好就这么破碎了。
他大爷的,想到这事儿,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把泡面桶扣在桌面上,气势汹汹像一条疯了的大狼狗:“以后这活我说啥都不接了!过的这是啥日子?肉丝!你咋说你也是个富二代,跟我们一起吃泡面,真的香吗?!”
“香啊!”
于香肉丝用打石膏胳膊托住泡面桶,相当费力的往嘴送着泡面:“跟你们在一起,吃啥都香。”
“你就不能有点志气,直接把泡面桶摔了,然后给我一个嘴巴子,大喊我特么不干了!”
我教唆于香肉丝反抗我。
于香肉丝知道我时不时会抽个人来疯,所以很淡定:“我有毛病啊?我反抗你?你要是有气,你跟悟空打一架,他体格子好,能抗住你嚯嚯!”
“咔吧……咔吧……”
猴咂一听,泡面也不吃了,活动手腕就要当场跟我痛痛快快打一架。我想起被猴咂用板砖砸成半死的阴差,瞬间就消气了:“一天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就不能跟胖儿学习学习啊!?咱们是有高智商的团伙!”
“你可别团伙了,我可不想蹲笆篱子。”
方胖子吃着火腿肠,瞥我一眼。
“不是!你们就不能反抗我一下子吗?我现在带着你们可是在玩命啊!死了就真死了!”
我在期望通过“群众”呼声来改变系统妈妈的任务。
“你多多少少是有点毛病,带我们出来的是你,现在让我们反抗的还是你,你最近是不是没吃药啊!?”
“哥,你不要觉得亏欠了我们。”
“燚哥,你放心,我命硬!”
我看着他哥仨,顿时无语:“操!”
“叮!”
系统提示音在嘲笑我。
系统妈妈依旧保持她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宿主真是厉害了呢~现在不靠鬼王套装都能杀阴差了呢~以后宿主强大起来,不也得欺负我呀~我好怕怕呢~也期待宿主强大起来呢~所以就想给宿主任务线索呢~”
“你特么跟我好好说话!”
森林星球 烟鬼不喝酒
“好的呢~真是宿主小宝贝呢~系统妈妈已经把任务线索照片送到了宿主小宝贝空间背包了呢~请宿主小宝贝注意查收了呢~接下来要注意安全了呢~”
“我特么……”
我听她那个口气,真想把她从我身体里拽出来完事好好扇几个大嘴巴,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社会的毒打!
做个任务还得如此忍辱负重。
我绝对绝对是史上最憋屈的宿主。
但该说不说,有任务线索是真香。
我掏出这张任务线索照片:“来,我的大聪明们,都过来活动活动你们生锈的小脑袋瓜,一起研究研究这个东西。”
这张任务线索照片就尼玛离谱!
连个图像也没有,纯粹是用毛笔写的字,而且不是汉字,有满文,还有我不认识的文字。
“这是藏文。”
猴咂一眼认出上半张照片的字体。
“这是蒙文。”
于香肉丝一眼认出下半张照片的字体。
“等会……”
眼尖的猴咂看见照片末尾写的一小行文字:“这个好像是满文,我也不太确定,因为我没学过满文。”
“从外形结构来看,就是满文。”
满文在古代的萨满文化中很常见,放到现在能读懂满文的寥寥无几,文化已经出现断层,哪怕是见多识广,  博学多识的于香肉丝也仅仅只是能辨别。
“先翻译藏文和蒙文。”
我一阵头疼。
“行。”
猴咂拿起照片读出照片写的藏文意思:“神明赐予我的光环在风雨缥缈中已经消失,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属于我的净土。所以我选择死在这里,因为这里还依稀存在着关乎于萨满的传承,这里能有些光驱散我心中的黑暗。”
嗯?
血 精靈
驱散心中的黑暗?
猴子读完把照片递给于香肉丝,于香肉丝对蒙文也是半知半解,磕磕巴巴翻译个大概:“他的大概意思应该是说,他的肉体死亡了,但是他的灵魂得到永生,将在这里世世代代守护自己的信仰。可是好像看写的意思,应该是出现了一些意外,似乎是他守护的信仰其实是自己另一半魂魄,总而言之这一段更像是他疯疯癫癫时候写下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另一半魂魄……
把第三条线索和第四条线索连接在一起。
是不是能代表他身为最后一个萨满教传承者携带自己信仰跨越山川河流当个坚强的卫道士。
只到亲眼所见没有人信仰他的神明。
他心里产生别样的想法。
这种想法可能是既然世间再也没有神明的新图,那我就应该代表神明发动“圣战”,毁灭世界。
但他的理智强行控制住自己了。
所以建立阵法把自己镇压在关外。
那凭借阵法吸收野仙气运和星辰之力到是可以说通,因为他需要力量来从而镇压邪念。
这伙子阴差此行来长春山的目的是不是想把他邪念给放出来?好去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任务脉络似乎是清晰了。
末尾的满文又是什么意思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