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瑞士的地頭蛇!相伴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在楚云还没当父亲,英雄还没诞生之前。姑姑就已经离京了。直至现在,姑姑也一直没有回京。
但偶尔,姑姑会有消息传回燕京城。
主要联系人,也正是楚少怀。
倒不是厚此薄彼,而是楚云太忙,姑姑也懒得跟楚云做过多的沟通。
有联系,其实也担心楚云问这问那。
但这一次,楚云再一次从楚少怀嘴里得知姑姑的消息,竟是失联了。
“平时你们联系的很密切吗?”楚云皱眉问道。“四十八小时不联系,就算失联了?”
“以前其实联系的不算密切。”楚少怀解释道。“但最近,姑姑似乎在调查一些很重要的事儿。基本二十四小时就会和我联系一次。虽然也没有谈论什么,但总归是要让我知道她的下落。我能够感受到,姑姑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她是故意与我保持联系的。”
楚少怀深吸一口冷气。说道:“但这一次。姑姑四十八小时没有联系我。我主动去联系,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姑姑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楚少怀十分担忧地说道:“哥。我担心姑姑遇到麻烦了。”
楚云闻言,沉声问道:“姑姑目前在哪儿?”
“上次联系的时候,姑姑在瑞士。”楚少怀说道。
瑞士?
楚云皱眉。
他不确定姑姑跑去瑞士干什么。存钱?在那边有业务往来?
很显然,这些都不靠谱。
姑姑这趟出远门,是为了调查父亲的事儿。这一点,楚云是非常确定的。
那么去瑞士,自然也有姑姑的理由。
可现在,姑姑失联了。
而且极有可能是在瑞士失联了。
楚云不得不管,也不得不引起重视。
父亲的往事,不论是对楚家还是楚云,都非常重要。
哪怕是二叔楚中堂,对父亲的事儿,也并不是有全面的了解。
就连萧如是,也对父亲的事儿只字不提。只是告诫过楚云,这恩怨,这仇恨,得楚云自己来报。
挂断电话之后,楚云亲自给姑姑打电话。
同样,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仙武至尊
他皱眉道:“我要去一趟瑞士。”
陈生闻言,没有任何的迟疑。点头说道:“家里的事儿,我会随时向您汇报。您放心过去。”
陈生掉转车头,直奔机场。
楚云说做就做。这是他一贯作风。
陈生对此也习以为常。
至于家里,陈生自然会详细地向夫人汇报。
当然。夫人也未必需要他的汇报。仅仅只是陈生做分内的事儿罢了。
抵达机场后。
楚云简单叮嘱了陈生,并告诉他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然后便亲自给顶梁打了电话。
“我得出门一趟。”楚云言简意赅地说道。“去瑞士找我姑姑。”
“姑姑怎么了?”
正在家中喂奶的顶梁关心道。
几年过去了。
她跟楚红叶的关系,也没之前那么恶劣。
或许是年龄大了。没了往日的锐气。
又或者是结婚生子了,顶梁内心的安全感比以往更足。
“姑姑失联了。”楚云坦白说道。“我要去找到姑姑。”
“需要我做什么吗?”苏明月皱眉。
竹马翻译官 Ⅱ 木子喵喵
姑姑失联了?
她是了解楚红叶的。
不论是在燕京城,还是在华夏商界。
楚红叶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
或许在明面上,她比不上二叔楚中堂。
但实际上,楚红叶的综合能力,甚至不在楚中堂之下。
能让楚红叶失踪?
那会是什么力量在作祟?
“不用。”楚云微笑道。“你安心在家养着。我会搞定这一切。”
姑姑失踪了。
楚云就算把整个地球翻转过来,也一定要找到姑姑。
如果说苏明月是楚云这一生不可离开的至亲。
那么楚红叶,便是陪伴了他整个人生,对他的性格都有着极大重塑的女人。
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楚云必须找到姑姑。
也必须确保姑姑安全地回家。
“嗯。你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
苏明月只是简单的叮嘱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不会干扰楚云的人生。
不论楚云要做任何事儿,她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无条件支持。并在背后做好后勤工作。
抵达瑞士的时候。
已经是傍晚时分。
楚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
但暗影和陈生,会把准备工作做好。
真田木子在这方面,也是专家中的专家。
早在楚云还没动身之前,远在海外的真田木子,便已经摸清楚了瑞士这边的情况。
并且根据楚少怀提供的资料,掌握了姑姑在瑞士这边的行踪。
接机的不是别人,正是真田木子。
刚坐上车,真田木子便开始汇报情况。
“楚小姐的确在瑞士逗留过一段时间。也见过一些人。但楚小姐行踪很低调,也很神秘。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并不多。包括她的去向。”真田木子缓缓说道。“但从目前的线索来看,楚小姐应该没有离开瑞士。”
没有离开瑞士。
这是真田木子搜集总结到的,最重要的一条信息。
没有离开。
却失踪了。
答案有且只有两个。
要么,被人间蒸发了。
要么,姑姑自己藏起来了。
楚云的心沉了下来。
尽管他更倾向于后者。
可具体如何,楚云无从得知。
“我姑姑在这儿见过什么人?”楚云沉声问道。
“当地最大的银行家。波尔总裁。”真田木子说道。“这是当前我所知道的,最能让我们接近真相的情报。”
“帮我约见他。”楚云说道。
“已经在约了。”真田木子说道。“但此人脾气古怪,在瑞士当地,说是地头蛇一点也不过分。我们的势力,还不足以让他对我们言听计从。”
“不需要让他对我们言听计从。”楚云淡淡摇头。说道。“你有能力让他对我们感到害怕吗?”
真田木子闻言,立刻明白了楚云的意思。
这个能力,真田木子有。
让一个人感到害怕,最根本也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
让他体会到死亡的威胁。
这是真田木子的强项。更是楚云最擅长的事儿。
当晚。
楚云在酒店吃过晚餐,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
真田木子那边就传来消息。
“已经约好了波尔总裁,晚上在一家会所见面。”
楚云淡淡点头。说道:“继续彻查我姑姑的消息。我不希望所有事儿,都从别人嘴里听到。这太被动了。”
“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