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r0人氣都市言情 旅明笔趣-第595節 甲板衆生看書-kl6z2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红河河面,独有的暗红色水流,浩浩荡荡东向去。
此处正是红河与墩河的汇流处,天然形成了聚居之所。坐拥此地的升龙府,宛若北方邻国的南北两京一样,占据了重要的地理位置:无论从南方到北方,还是从内地到沿海,升龙府所处,均是安南内外交流必经之地。
可惜,不速之客们貌似也是这样认为的。近段时间内,彼辈频频来袭,大有长居此地之意。
时光已经走到1632年的1月下旬。自从前两次毫无预兆蛮横不讲理的炮击行动过后,这已经是南下舰队旬月来,第三次光临升龙府了。
不过这次,情况发生了变化。相对前两回合来说,再次莅临“下邦”的上国舰队,并没有一来就发动攻势,而是摆开架势,停在了两河交汇处。
貌似是来兜风的?
远远望去,满载排水量超过1500吨的抚远号战列舰,犹如众星拱月般,被大批舰船围在河口中央。
这艘令安南人民又恨又怕的帝国主义战舰,此刻并没有打开炮窗,而是放下锚链,收起半帆,在舒适的1月暖风里,随波起伏,一副悠哉模样。
事实上,今天战列舰确实是来兜风的。
确切地说,是战舰的主人,终于想起来风景秀美的红河三角洲兜风了。
抚远号宽大的后甲板上,一群大人物屁股底下坐着空桶,面前也是空桶……上面临时盖了块木板做桌子。桌上摆满了罐头菜和铁听啤酒,正热热闹闹在开PARTY。
从现场看,这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战列舰甲板邀请酒会,明显已经持续了不少时间。与会人士大约都喝了不少,个个脸色涨红嗓门粗大,吼叫的声音飘荡在红河上方,仿佛要传入远方郁郁葱葱的无限雨林中去。
“来,弟兄们,走一个!”
很快,刚进行完一轮碰杯没多久,这边又有总兵张冬东大人端起了杯子。
“又走?啥……啥名目啊?”
“咱们,祝曹总万寿无疆,老夏……嗝,嗯,一般健康。”
“好好好,老张这马屁好。来,干了,都干了啊。”
话音未落,一堆墨绿色的军用搪瓷缸子砰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伴随着啤酒花的香气,浓厚的白色泡沫从缸子里冒了出来。
毫无疑问,能如此豪横喝啤酒,说如此豪横祝酒辞的,自然都是穿越人士。
张冬东是今天喝得最多的一位。
此君身份特殊。在广大土著面前,他是雄霸南天的大枭雄本尊。然而在穿越者内部,他的政治面貌也只是“群众”一员。
不止如此。拜穿越人士独特的内部关系所赐,某些时候,张冬东这个群众甚至还要格外“谨言慎行”一点,以免被人喷他“僭越”,拿他这个李鬼去李逵面前邀功……喷子这种职业是横跨多元位面永世不会湮灭的,哪怕在十七世纪,也有局域网喷子这种生物存在。
所以总得来说,虽然这个位面很多大事件都离不开张冬东参与,但他通常都只是“出面不管事”,做好招牌貌似成了他唯一的工作。
当然了,有失必有得。没有权利,自然也没有责任。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下的张冬东,当他从最初的别扭到习惯这一切后,反而从中找到了生存之道:玩呗。
反正将来分蛋糕的时候,不会少他1克。
所以他今天喝得最多——事实上此后但凡有内部party,比起那些有各种工作在身的“穿越社畜”来说,张冬东从来都是大碗喝酒的豪爽人士。
喝多了,就要豪言壮语,或者叫胡说八道。这边张大人在刚刚说出美好的祝酒辞之后,又飘了。只见他斜靠在船帮,一手歪歪斜斜拿着缸子,另一手指着远处迷迷蒙蒙隐没在河雾中的安南国都升龙府,先是仰头大笑一声。
摆足POSE后,下一刻,张冬东用咏叹调的酒气,大声喷出了那句名言:“弟兄们,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进程,终于来到啦!饮胜!”
一帮原本就在兴头上的酒鬼,听到这句话,顿时豪情万丈,怪叫鼓掌和口哨声纷纷响起。
群魔乱舞的场面不堪入目。一帮正在状态的酒蒙子,没人有办法能让他们清醒,只能等自然散场。
不过万事总有例外。一大堆人凑在一起,总会有不合群的那种。此刻,就在船尾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同样坐在空桶上的穿越众,正看笑话一样看着酒局上那干人,满脸嘲讽之色。
话说,这一次曹总兵临时发车去安南,正经也是有不少搭车人士的。毕竟再怎么说,安南也算得上是有文法有武备的“千乘之国”。
征伐这种千乘之国可和打部落鞑子不一样,这里面有重要的“未来国际关系行为准则”,在等待着初历此事的穿越人士去收集资料,去商讨建立。
于是,上船的除了军方和外交部门的人之外,还有打算去收集一手资料的其他穿越众,以及农业,矿业等等杂七杂八的各路人马。
总之,队伍很杂,各色人等都有。
这会坐在船尾的两位,一个是魏虎,一个是马明。
穿着一身改良中式立领外套的魏虎,身高体壮面目黝黑,像水管工多过于像会计,然而他穿越前实打实是注册会计师。
这一次来安南,魏虎也属于临时起意。他对中古时代的小国财政运转很有兴趣,所以来调研一番。
现如今的魏虎,身份是总兵府钱粮师爷。这个职务在后世有对应:国税局局长。
统管着总兵府所有“实控区”税收工作的魏虎,在当下的环境里,实权要比后世同行强出许多。
原因很简单:由于“初高中算数人才”极度缺乏,所以当下的“国税”和“地税”是两套招牌同一套人马,魏虎就是税收届真正的扛把子。
魏虎在穿越众内部,还有另一层身份:反对党首脑,穿越高层人士中的一员。
当初在台南纷乱的初期磨合中,魏虎就是少数派唐骑会的首脑。时至今日,虽说以夏先泽为首的保皇一派占据了主流,然而大家都清楚,最终还是需要一点反对派的。
近視眼
所以魏虎这帮人同样活得很滋润。
再说了,就当下的环境,只要是个穿越者就要当大梁来用,管你是什么歪瓜裂枣,活得不滋润的还真没几个。
坐在魏虎身旁的马明,是一建副总经理。
属于皇汉成员的马明之所以能和魏虎谈得投机,肯定不是因为他会修柏油路,而是因为大家都是少数派成员。
马明这次来安南,也是为了调研:热带环境下修筑城堡,以及修建“防御性社区”的前期准备工作。
于是,在众多吃瓜群众和主流派系组成的甲板酒会上,魏虎和马明这两个异端就显得有点独特。这二位大概也不愿意与那帮花天酒地的“腐朽份子”为伍,于是只好找个角落自家喝点小酒了。
手术刀的杀意
“听听,听听这都胡说些什么。唉,愚蠹何其多也。”
这时的魏虎,刚刚听见张冬东发骚。他一手晃动着军用茶缸里的啤酒,一边摇头:“这都算是家门口了,还是那一套殖民地思维。关键是还有如此多的蠢货附和……唉,我看这破国药丸。”
一旁马明同样也是啼笑皆非:“欧洲人当年就那几根葱,没办法才搞的殖民地。人家真要是人数够,抢过来变成自己的不好吗?”
魏虎一脸无奈:“是啊,北美不就是现成例子。”
魏虎的思路是正确的。
虽说“群众”们还沉浸在做殖民者的荣光中,貌似要把旧世界受到的屈辱全部在这个位面奉还。然而像魏虎这种能接触到战略规划的高层人士,其实很清楚一件事:穿越势力是不打算搞什么殖民地的。
或者说,即便搞殖民地,那也是一种短期行为,不会被用来当做长期国策。
道理很简单:坐拥1亿人口的大明,穿越者的天然使命,必然是给本族基本盘开拓“眼光下的土地”,而不是去搞什么殖民地,等着当地土著有一天跳起来赶跑殖民者。
嘲讽了一番酒蒙子后,魏虎和马明又就双方共同关心的下一个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在已经到来的1632年度,经过曹川本人点头同意,穿越众内部的第二次全体大会,已经确定要召开,时间最晚不会晚于今年下半年。
这次会议非常重要,是“建国”以来的首次全体大会,承上启下继往开来,会有一系列重大议题讨论表决。
身为少数派首领,魏虎这种人肯定是要在会上大显身手,拳打敬老院脚踢幼儿园。所以这次出差,也是他利用私下时间和“少数派们”沟通勾兑勾搭的机会。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邀请酒会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天,红河河面上这种诡异的“静坐”状态,也持续了一天。
惊惧不已的安南人,经过一夜惊诧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很快,升龙府派出的联络船,于第二天清晨,小心翼翼地接近了河面上那庞大的舰队。
这一次,联络船没有被密集的炮火扫入河底,而是被巡逻艇拦截并盘问。
不久后,升龙府王宫内的众多人物,终于收到了旬月以来的第一条好消息:明人总兵同意接见安南使节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