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zp5好文筆的小说 《神話版三國》-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天地尚有缺 -p1P5Vz


kag7q精品小说 神話版三國 起點-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天地尚有缺 -p1P5Vz

神話版三國

小說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天地尚有缺-p1

“涓妹。”曹昂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夏侯涓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下一轻,管好这群皮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些汉室宗亲,太平盛世时给朕和国家添了无数麻烦,而天下纷乱的时候不思报国,果如国丈所言,离得远了心也就远了!”刘协不满的说道,“到头来还是需要依靠国丈了。”
“啪!”刘协将桌面的刘备奉贡的白瓷扫到了地上,“他居然敢拒绝朕的好意!”
刘协赐官护军将军,关羽确实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表示接受了,但是随后就明确表示自己不能久居长安,当今天下尚未安定,仍需要他去四方平定天下。
“请他进来。”曹操犹豫了一下命人将刘巴请了进来。
当然这实际上不合乎礼仪,不过关羽赶来的时间实在有点晚。要按照礼仪那就只能年后再见了,但是刘备是当前宗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每年又特别心细的进行朝贡。所以刘协得知后还是决定特招。
“你去休息吧,张翼德的义兄关云长已经来到长安了,涓妹也该思考思考了。”曹昂之前也看到了关羽,自然清楚关羽敢来,少不得会去拜访夏侯家,张飞可是当着夏侯渊的面求婚的。
“枭雄还是真实一些,曹孟德能屈能伸必是一个雄主,而刘玄德和陈子川的组合却完美的不像是人一般,如此也太过可笑。”刘巴东望泰山一脸唏嘘。
可以说曹家薄待本家,上九品中正的坑早在曹昂死的时候就被挖开了。
刘协赐官护军将军,关羽确实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表示接受了,但是随后就明确表示自己不能久居长安,当今天下尚未安定,仍需要他去四方平定天下。
可以说曹操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留心到自己的长子温和的面容之下会有有一颗王者的心,不同于他的枭雄之心,曹昂可能比他还要优秀,只可惜死了一切都成了笑话。
因此赢了世子之位的曹丕到时候也几乎输的一无所有了,曹家夏侯家宗室分崩离析的种子也早已埋下,一切早已注定。
“涓妹。”曹昂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夏侯涓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下一轻,管好这群皮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关羽并未将刘巴放在心上,当然刘巴和他一起住在了驿站他也没有在意,等刘巴洗梳一番换了一身驿站给准备的儒袍,原本名臣昂扬的自信又回来的时候,关羽已经被招到皇宫觐见了。
当然这实际上不合乎礼仪,不过关羽赶来的时间实在有点晚。要按照礼仪那就只能年后再见了,但是刘备是当前宗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每年又特别心细的进行朝贡。所以刘协得知后还是决定特招。
“我等必不负陛下厚望,助陛下兴复汉室。”董承跟王子服当即感激涕零,齐刷刷的说道。
“啪!”刘协将桌面的刘备奉贡的白瓷扫到了地上,“他居然敢拒绝朕的好意!”
关羽并未将刘巴放在心上,当然刘巴和他一起住在了驿站他也没有在意,等刘巴洗梳一番换了一身驿站给准备的儒袍,原本名臣昂扬的自信又回来的时候,关羽已经被招到皇宫觐见了。
另一边刘巴将自己要告诉曹操的话在脑子里面思考了一番,又将一路所见所闻整理了一遍,再将曹操治下和刘备治下的情况对比形势整理了一下,终于做好了面见曹操的准备。
刘协听到这话非常的不满意,差点当场发作,自然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也变得大坏,在问了关羽几个问题之后,刘协就不耐烦的命人将关羽送了出去。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都是四品官职,但是护军将军要比奋武将军厉害得多,因为护军将军主要是管禁军的,所以刘协什么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毕竟关羽当前的名气是非常大的。
“我等必不负陛下厚望,助陛下兴复汉室。”董承跟王子服当即感激涕零,齐刷刷的说道。
“朕所能依靠的也就是你们了。”刘协唏嘘道,将董承和王子服亲手扶起来,在他看来天下真正忠心的也就董承这些人了,其他人都是或有私心,或有异心。
从这一方面来说刘协有时候也不算太糊涂,只不过由于董承的撺掇,刘协和关羽算不上融洽。
“这些汉室宗亲,太平盛世时给朕和国家添了无数麻烦,而天下纷乱的时候不思报国,果如国丈所言,离得远了心也就远了!”刘协不满的说道,“到头来还是需要依靠国丈了。”
再加上曹丕,曹植,曹彰因为当年曹昂要保持稳定,在引导分配的时候就注定了基本盘差距不会大,这也就注定了,三人所掌握的资源相差不多。
可以说曹操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留心到自己的长子温和的面容之下会有有一颗王者的心,不同于他的枭雄之心,曹昂可能比他还要优秀,只可惜死了一切都成了笑话。
和以前一样前来朝贡的官员。录述一下当年对于治下的治理,然后皇帝赏赐一番。不过关羽不缺钱粮这些,爵位没有大功也不可能再提,于是刘协拟定了一下,将关羽的奋武将军升任护军将军。
夏侯涓明显有些尴尬。但是随后就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张飞啊。说不上好,但是长安城中也未必有多少比张飞更让人安心的了。夏侯涓也不觉得自己推掉有什么意义。
换上儒袍,昂扬自信的刘巴来到了曹操的府邸,将拜帖交给曹家的门房。
另一边刘巴将自己要告诉曹操的话在脑子里面思考了一番,又将一路所见所闻整理了一遍,再将曹操治下和刘备治下的情况对比形势整理了一下,终于做好了面见曹操的准备。
可以说曹操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留心到自己的长子温和的面容之下会有有一颗王者的心,不同于他的枭雄之心,曹昂可能比他还要优秀,只可惜死了一切都成了笑话。
“涓妹。”曹昂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夏侯涓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下一轻,管好这群皮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涓妹。”曹昂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夏侯涓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下一轻,管好这群皮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请他进来。”曹操犹豫了一下命人将刘巴请了进来。
当然这实际上不合乎礼仪,不过关羽赶来的时间实在有点晚。要按照礼仪那就只能年后再见了,但是刘备是当前宗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每年又特别心细的进行朝贡。所以刘协得知后还是决定特招。
关羽并未将刘巴放在心上,当然刘巴和他一起住在了驿站他也没有在意,等刘巴洗梳一番换了一身驿站给准备的儒袍,原本名臣昂扬的自信又回来的时候,关羽已经被招到皇宫觐见了。
不过对于现在狼狈不堪的刘巴来说要见见曹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在已经跟着关羽进来了,接下来就是略施小计见到曹操即可。
因此赢了世子之位的曹丕到时候也几乎输的一无所有了,曹家夏侯家宗室分崩离析的种子也早已埋下,一切早已注定。
毕竟关羽本身性格就有些孤傲,加之性格和神情的原因,在董承看来就属于蔑视皇权的桀骜之辈。
因此赢了世子之位的曹丕到时候也几乎输的一无所有了,曹家夏侯家宗室分崩离析的种子也早已埋下,一切早已注定。
可以说曹家薄待本家,上九品中正的坑早在曹昂死的时候就被挖开了。
和以前一样前来朝贡的官员。录述一下当年对于治下的治理,然后皇帝赏赐一番。不过关羽不缺钱粮这些,爵位没有大功也不可能再提,于是刘协拟定了一下,将关羽的奋武将军升任护军将军。
另一边刘巴将自己要告诉曹操的话在脑子里面思考了一番,又将一路所见所闻整理了一遍,再将曹操治下和刘备治下的情况对比形势整理了一下,终于做好了面见曹操的准备。
刘巴在入了长安城之后就开始思考该如何见到曹操,他可是铁杆拥曹派,才不管时间地点,好不容易来了,要不见见曹操那能行?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都是四品官职,但是护军将军要比奋武将军厉害得多,因为护军将军主要是管禁军的,所以刘协什么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毕竟关羽当前的名气是非常大的。
“司空,关云长有使前来拜见。”一名护卫将拜帖呈给曹操。
当然这实际上不合乎礼仪,不过关羽赶来的时间实在有点晚。要按照礼仪那就只能年后再见了,但是刘备是当前宗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每年又特别心细的进行朝贡。所以刘协得知后还是决定特招。
“朕所能依靠的也就是你们了。”刘协唏嘘道,将董承和王子服亲手扶起来,在他看来天下真正忠心的也就董承这些人了,其他人都是或有私心,或有异心。
关羽并未将刘巴放在心上,当然刘巴和他一起住在了驿站他也没有在意,等刘巴洗梳一番换了一身驿站给准备的儒袍,原本名臣昂扬的自信又回来的时候,关羽已经被招到皇宫觐见了。
从这一方面来说刘协有时候也不算太糊涂,只不过由于董承的撺掇,刘协和关羽算不上融洽。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关羽不过是一莽夫,不值得陛下如此愤怒。”董承当即劝说道。
穿越 世界上最惨烈的战斗不是一方强,一方弱,而是势均力敌却还要见个高下,这种战斗,胜利者也会元气大伤,可以说曹丕最后用了陈群的九品中正,也不仅仅是因为短视,更多的是饮鸩止渴。
没办法,夏侯七兄弟在曹昂死后,不管曹丕,曹植,曹彰争执,做好自己的事情并不算错,但是等到曹丕,曹植,曹彰上位夏侯家当年袖手旁观对于他们都是一根刺。
刘协听到这话非常的不满意,差点当场发作,自然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也变得大坏,在问了关羽几个问题之后,刘协就不耐烦的命人将关羽送了出去。
“请他进来。”曹操犹豫了一下命人将刘巴请了进来。
不过对于现在狼狈不堪的刘巴来说要见见曹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在已经跟着关羽进来了,接下来就是略施小计见到曹操即可。
刘巴在入了长安城之后就开始思考该如何见到曹操,他可是铁杆拥曹派,才不管时间地点,好不容易来了,要不见见曹操那能行?
当然这实际上不合乎礼仪,不过关羽赶来的时间实在有点晚。要按照礼仪那就只能年后再见了,但是刘备是当前宗亲之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每年又特别心细的进行朝贡。所以刘协得知后还是决定特招。
再加上曹丕,曹植,曹彰因为当年曹昂要保持稳定,在引导分配的时候就注定了基本盘差距不会大,这也就注定了,三人所掌握的资源相差不多。
“你去休息吧,张翼德的义兄关云长已经来到长安了,涓妹也该思考思考了。”曹昂之前也看到了关羽,自然清楚关羽敢来,少不得会去拜访夏侯家,张飞可是当着夏侯渊的面求婚的。
另一边刘巴将自己要告诉曹操的话在脑子里面思考了一番,又将一路所见所闻整理了一遍,再将曹操治下和刘备治下的情况对比形势整理了一下,终于做好了面见曹操的准备。
“涓妹。”曹昂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夏侯涓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下一轻,管好这群皮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哼,臣子尚且如此,想来刘玄德也未必如他人所说那般。”刘协冷哼一声,对于刘备也表示不满。
刘巴在入了长安城之后就开始思考该如何见到曹操,他可是铁杆拥曹派,才不管时间地点,好不容易来了,要不见见曹操那能行?
“朕所能依靠的也就是你们了。”刘协唏嘘道,将董承和王子服亲手扶起来,在他看来天下真正忠心的也就董承这些人了,其他人都是或有私心,或有异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