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v2a非常不錯小說 夢迴大明春笔趣-582【仁慈之心】讀書-leiox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城内商民,不仅大开城门,还纷纷前来围观一品诰命夫人的风采。
一个老者被颤巍巍服下马车,扑到宋灵儿跟前叩拜,语气激动道:“老朽林杼拜见夫人,弃民久居海外,不料竟能得慕京中贵人之颜。此生无憾矣!”
宋灵儿连忙搀扶:“老丈请起。”
其余商贾,也纷纷前来拜望,脸上都是崇敬之色。
王渊在南洋的名望很高,因为他主持开海,让大量中低层海商,能够脱去桎梏自由出海。放在以前,这是被沿海大族垄断的,普通海商只能仰大族鼻息,不听话很容易被扣海贼的帽子。
而在美岸港定居的海商,大部分都是中低层商贾,大族谁跑来这里繁衍生息啊?
就拿眼前这个叫林杼的老人来说,他年轻时出海谋生,有一次到吕宋做生意,老家的港口被官兵剿了。他害怕回去被论罪,只能在吕宋岛安家,又偷偷接来家人落户。
众商献上最华贵的马车,请宋灵儿、王策坐着进城,又在城内准备了最丰盛的宴席。
呃……好吧,基本就是大明偏远州县的待遇,这座港口城市也就穷困小县的规模。城内人口也就一万左右,一半以上是汉人,将近一半是土著。
因为,更南边还有玳瑁港,又称林加延港、仁牙因港,大部分海商都是直接去那里,美岸港这边的商贸并不兴盛。
宋灵儿询问一番基本情况,当即拿出盖了大印的空白文书,填上林杼的名字:“老先生,我欲统治吕宋,请先生担任美岸知县!”
“这……这……”林杼惊道,“大明欲并吕宋国?”
宋灵儿指着王策:“我儿欲治吕宋国。”
众商皆惊,随即欣然。
让汉人做国王,只要别横征暴敛,总比被异族统治更好。
林杼也没犹豫太久,很快接过任命文书,跪在王策跟前说:“臣林杼,拜见国主!”
这就做国主了?
王策有些懵逼,总感觉一切都似儿戏。
宋灵儿又说:“林知县,今后每年都会有移民至此,你当妥善给移民安排土地耕种。我会打造一些兵甲,在美岸县征召五百士卒,这些士卒暂归知县调遣,不听话的土著将他们打服便是。”
林杼也是个老狐狸,否则不可能成为此地的汉人领袖。他建议道:“吕宋岛湿热难当,雨林当中多蚊虫瘴气。可将土著驱往内陆,甚至给他们粮食和种子,让他们去砍伐雨林、开垦荒地。待到一二十年后,县城周边熟地被汉人分完,就再去抢夺土著的耕地,继续把土著驱往内陆垦荒。”
“此计甚妙!”宋灵儿非常高兴。
王策则有些不忍,认为这太不道德,而且冷血残酷。
少年人锦衣玉食,又受圣贤教化,自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反而是宋灵儿,从小生活在蛮夷之地,贵州土司的脏事儿早就见多了。
吕宋岛在明代中期,并未彻底开发出来,直接让移民去开发的话,伤病率恐怕会非常恐怖,毕竟这里属于热带雨林气候。
林杼的法子非常残酷但有效,就是让汉民抢土著的地盘,驱逐土著去雨林垦荒发展。等土著把新领地开发出来,汉民再去抢占,逼着土著继续深入雨林去开发。甚至可以教土著先进耕种技术,赠送他们粮食种子,这样才能开发得更快。
美岸城位于河流三角洲附近,土地异常肥沃,周边就算扔几万移民,每人也能分到大片土地。
林杼又问道:“不知赋税如何收取?”
这个宋灵儿不懂,干脆让宝朝相来说。
宝朝相拿出一本小册子,说道:“林知县只管土地赋税和商铺坐税,税种、税额都在这本书上。今后若有新作物,自会予以订正。至于海商税收,国主会设市舶司,由市舶司统一征收。”
林杼仔细翻阅税收小册子,发现农税和店铺税的税率较低,比吕宋国定下的税额更亲民。同时,移民新分得的土地,皆可免税三年。
而且没有人头税,直接摊丁入亩了!
林杼拜服道:“国主仁慈。”
王策有些脸红,他这个国主,似乎屁事儿都没干,一切都被爹妈安排好了。
众人在美岸城住下,没法再继续出兵。
因为下雨了,又热又湿。
他们九月初从基地出发,虽然避开最热的时候,却还处于雨季的末尾。
热带雨林气候,稀里哗啦,一下起来就不停。
直至半个月之后,雨势终于缓解,船队南下抵达邦阿。
这也是一处河流三角洲,但几乎见不到汉民,土著生活在半原始状态,有城市却只有简易的篱笆墙。
宋灵儿端着千里镜,远远忘了一眼,毫无兴趣道:“以后运了移民再来打。”
继续南下,沿岸情况差不多,直至来到玳瑁湾。
玳瑁湾并不产玳瑁,此国酋长曾随船入贡大明,酋长的名字便叫做玳瑁。因此,汉人把这里称作玳瑁湾、玳瑁港,官方称其地为“冯嘉施兰国”,是二战日本侵略菲律宾的首次登陆地点。
从广东、福建到吕宋做生意,这里根本绕不开,因此数百年来形成一大港。
城内有汉人数千,各国商贾两三千,土著约有五六万人。
这破地方虽是大明属国,其实就是个服从于吕宋国的大部落。
港口内商船很多,见到船队来了,还以为是做生意的,甚至有收税官喜滋滋等着征税。
“终于要打仗了!”宋灵儿全副武装登上甲板。
王策通过千里镜观察,发现港口根本不设防,这破地方只要带兵就能拿下。
历史上,万历年间,海盗林凤去马尼拉打西班牙人,击毙马尼拉的西班牙总指挥戈伊特,可惜被西班牙战舰运兵前后夹击。打不下马尼拉怎么办?林凤顺势退回玳瑁湾,把这里占了直接称王,玳瑁港面对大型海盗毫无抵抗力。
“下船!”
宋灵儿在亲卫队的护送下,兴奋登陆,王策也紧紧跟着保护母亲安全。
码头上的商民大惊失色,纷纷呼喊躲避,那些收税官也立即开溜。这座六万多人的城市,同样没有城墙,被宋灵儿带兵长驱直入。
“叽里呱啦!”
酋长组织军队抵抗,双方发生巷战。
宋灵儿大喊:“结阵!”
三千新兵蛋子,训练了一年多,还是第一次打仗,结阵时乱成一团。
宋灵儿的亲卫反应最快,持枪朝着前方射击,二十多支火铳发射,竟把两千多人的土著军队击溃。
宋灵儿郁闷道:“太不经打了,没劲得很。策儿,你来领兵!”
王策哭笑不得,带兵直冲酋长的住所。这下还真得打硬仗,因为有石质城堡,一时半会儿很难攻下。
“把火炮拖过来!”王策下令。
十门火炮对准城门,只隔五十多米发射,哐哐哐一阵狂轰,火枪手则进行火力掩护。
土著们的弓箭很垃圾,毕竟高湿气候不利于弓弦保养,射程远远不如他们投掷的标枪。
一兵未损,城门已破。
城堡内的士兵拔腿就跑,也有一些跪在原地求饶。
半个小时不到,王策就带兵进入。混乱之间,酋长已经逃之夭夭,倒是把酋长的家人给抓住了,顺便搜出价值数万两银子的财货。
宝朝相忙着善后,派人张贴安民告示,并宣布对玳瑁城的占领,召集城内的汉民商贾开会。
一个陈姓商贾被推举出来,宋灵儿任命其为玳瑁知县。
然后,又下雨了……
宋灵儿、王策母子俩也不着急,玳瑁城是一个大港,必须增加汉民数量。
王渊的商队专门抽出二十条船,在大明各海港招收移民。许多沿海省份的穷人,这些年喜欢在港口乞讨,等着出海谋生的机会,招募移民变得非常简单。
两个月内,陆陆续续运来四千多汉民,全部在玳瑁城下船,直接让此地汉人数量翻倍。
这里的土著数量太多,不好直接驱赶或杀戮。那就专挑土著大地主,男的论罪处死,女的分配给移民,他们的土地也分配给移民。
不要觉得残忍,土著杀起汉人来同样凶狠。
历史上,喜欢搜刮地方的万历皇帝,听说吕宋岛遍地金银矿,居然派矿监税使过来霸占矿山。
曾墨
吕宋国王气得扣留大明官员,又宣扬要跟邻国打仗,高价回收民间兵器。吕宋岛的汉人多为商贾,竟纷纷把武器高价卖掉,吕宋国王立即出兵杀戮汉民,杀死汉人两万多人,驱赶无数,吕宋汉人被当成肥猪收割一拨。
现在若不用血腥手段,今后肯定也会出大乱子!
你看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在南洋造下无数杀孽,土著们只能逆来顺受。反而是不动刀枪的汉人,是南洋土著眼中的肥羊,多次遭到土著大规模屠杀。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许多时候,你足够狠了,别人就狠不起来。
王策站在城外,看着一个个土著地主,被安上各种罪名集体砍头,内心总是有些疙瘩难以化解。
说白了,王策从小的生活环境太优渥,而且受到圣贤文章的熏陶,一颗仁慈之心很难快速适应现实。
海盗窝里长大的陈立就不同,差不多的年龄,那厮可谓杀人不眨眼。
当然,仁慈并非缺点,只是在南洋有些不合时宜。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