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1d人氣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36.事後、放棄與落魄者閲讀-axr56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SOL公司多了一些反对者。
游行抗议示威的人群在大街上走过,一部分人加入其中,一部分路过,一部分人冷眼旁观。
一道身穿着黑色外套,用兜帽将脸遮挡得结结实实的少年躲在公园的林荫小道后面,看着抗议的人群走过。
准确的说,他是在看着不远处那辆新开的甜甜圈车摊。
他们家的甜甜圈一直都做的很棒,会扩大规模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在热狗摊从这个广场上消失之后,他们的生意变得更好了。
因为他们成为了这个广场上唯一受到许可贩卖食品的摊位。
热闹的摊位,让少年回想起了在这里那一段忙碌的日子,现在,那段忙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失去了全部的希望,失去了重要的同伴,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少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示威的人群喊着口号,反对AI介入人类生活的人与反对SOL公司科技和SOL公司的人汇合到一起,形成了在他们口中这份如此庞大洪流。
少年眼睁睁的看着示威的人群从身旁经过,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生怕被人看出有什么端倪。
没错,少年就是藤木游作,网络上如今褒贬不一,但是隐隐约约要被打为人类叛逆的playmaker。
现在playmaker的身份变成了一份负担,在网上,原本统一口径对playmaker的赞许声音被质疑声吞没。
别有用心的人将playmaker与这一次伊格尼斯异变联系起来,对playmaker的身份和行为发出了质疑。
但哪怕是诬告和莫须有的罪名,playmaker都百口莫辩,因为他的确曾经站在如今的英雄SOL公司的对立面,因为他确实和伊格尼斯站在一起。
没错,SOL公司现在饱受质疑,但是他们依然成为了英雄。
哪怕在上一次,SOL公司称之为技术失误而导致至今两万多人昏迷不醒,SOL公司依然成为了英雄,因为它拯救了八万人……
现实就是这么离奇,拼死拼活的playmaker,失去了重要的同伴,在上一次对抗莱特宁的战斗中损兵折将,却一无所获。
而什么都没有做的SOL公司,却做了他们分内的职责,却成为了英雄……
不过无所谓,对藤木游作而言,他并不是为了被世人所承认才成为playmaker的。
但是现如今,playmaker这个身份,大概是没办法继续使用了吧?
“Playmaker?”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那个身影背后响起,让游作的身体不自觉的僵了一下。
“果然是你。”形容憔悴胡子拉碴的财前晃走到了藤木游作面前。
“不,你认错人了。”游作将带着兜帽的向下垂了一些,说道,“我不是什么playmaker。”
“我记得你的名字,你是小葵的同学,甚至还是当初第一个发现小葵倒在屋顶的人,如果我当初问一下理由的话,你也许会说那只是一个巧合吧?”
这一次,游作没有开口否认。
“而且,那个热狗摊的老板,草薙翔一,他认识playmaker,而且据我在大屏幕上看到的,他就是playmaker的同伴,而经常出现在热狗摊前的你,就算不是playmaker,也必然是playmaker的知情人……”
距离上一次伊格尼斯崩坏事件已经过去三天了,在失去了包括another事件近五万人之后,大部分人对于网络产生了畏惧的心理,敬而远之。
而那些代表了网络世界的名次,也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知道吗……”财前晃的目光看向了游作的手腕,“网络是有记忆的,再小的痕迹,哪怕在网络上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但是在你这台微型电脑上都会留下痕迹,只要我们对比一下你之前的登陆时间和playmaker出现的时间,也许就能得到答案。”
游作忽然间想到,今天也许是不能善了了。
看到游作陷入了沉默之中,财前晃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宁静。
“现在回答我,你究竟是不是playmaker。”财前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问道。
是或不是……
也许回答完之后会有无数的解决方案,但是自己最终的结局算到最后大概只有两个。
或是逃,或是被抓。
想清楚了这一点,游作反而从容了许多。
“没错,是我。”游作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沉着的眼睛,而与此同时,他手腕的决斗盘上也睁开了一只眼睛,一闪而过。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看到这个眼神,财前晃知道,自己找对人了,终于能在现实中与playmaker面对面。
“你要把我抓到SOL公司或是警察局去吗?”游作问道。
财前晃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与你谈一谈。”
“playmaker大人!与那个SOL公司的高管有什么好谈的?你忘记了上次差点被这个妹控掐死在link vrains世界里了?”
对于艾的话,游作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眼前的男人眼睛中带着血丝,胡子拉碴,神情中透露着疲惫与憔悴,很难想象这是那个年轻有为的SOL公司高管,不过游作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在与莱特宁的战斗中,蓝色少女败给了鲍曼,而蓝色少女,正是财前晃的妹妹财前葵,恐怕这些天来,财前晃都在财前葵那里奔波吧?
坐在长凳上,看着端着咖啡和甜甜圈的财前晃走过来,游作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这个妹控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话,让他深感不安。
“非常抱歉,我没能做什么。”
“你误会了,”财前晃躺在长椅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人要求过你们对link vrains做什么,小葵做的事情,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而我,只是在尽量将她从那个未知世界拯救出来……仅此而已。”
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的财前晃,他的手臂在颤抖着,似乎连咖啡都端不稳,在用磨出血丝的嘴唇缀了一口咖啡之后,咖啡的温暖才让症状稍微减轻。
“你应该去睡一觉。”游作皱着眉头说道。
对于游作的提议,财前晃只是略微摇了摇头,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
神座进化论 飘忽的乐者
“我还不能睡,”财前晃说道,“不只是为了小葵,也是为了我自己……一旦我倒下了,失去了这个位置,那么小葵就真的没办法得救了,不是吗?”
游作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转过脸,沉默了下来。
确实,想要拯救蓝色少女,就必须有SOL公司安全部门高管的身份,此刻,财前晃就像是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绝命人。
哪怕有一点希望,都要将那根经不起摧残的稻草抓得死死的。
“很可笑是吗?”财前晃用手指了指那些高声抗议的游行队伍,说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游作看着渐行渐远的队伍,沉默不语。
科技公司,公司背后的股东,以及那些迫切想要得到人类与AI融合技术的人……这些势力加在一起,变成了一股无法被抵抗的洪流。
而那些游行的队伍,仿佛变成了迎着洪流而去,即将被洪流冲垮的土石堤坝。
从游行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支警察队伍出现维持秩序就说明了这一点,那些人并不希望游行队伍出现。
他们在等一个契机,将这些游行人群抓到监狱里去。
“被关在link vrains,变成another的人,你知道SOL公司的高层是怎么处理的吗?”
听到了这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游作怀抱着希望的转过头去,却看到了财前晃那戏谑的表情,心中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英雄联盟:无极剑圣
“他们打算做什么!?”就在这时,躲在游作决斗盘中的艾跳了出来。
这也是它最关心的问题,要知道,playmaker大人是个无情的紧身衣印卡人,只有草薙翔一还算有点人类的温度,那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个人类伙伴。
现在这个人类同伴成为了another,他怎么可能不着急。
“这就是你的伊格尼斯吗?”财前晃这还是第一次真正与艾面对面,“暗之伊格尼斯?”
“糟糕!”艾又迅速跳回了决斗盘中。
“lost事件的受害者,除了遭受我难以理解的折磨之外,还有了各自共同战斗的同伴……你们也是SOL公司要追捕的目标,”财前晃缀了一口咖啡,在艾那紧张的目光中补上了一句:“曾经的。”
“曾经的?”艾冒出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SOL公司已经对你们不感兴趣了,”财前晃说道,“在King的手中,就握有大量的用伊格尼斯算法,人类数据合成的新一代伊格尼斯,你们也见过,那些白色的狂信徒,如今被命名为‘伊卡洛斯’。”
“切,取这个名字,小心被淹死!”艾酸着说道。
曾经的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可以说,SOL公司对伊格尼斯们态度的转变,正是现在艾内心的写照。
“那么,SOL公司打算怎么处理那些变成another的人?”游作没有被轻易转移话题,而是问出这个刚刚没能解答的问题。
“对啊对啊,他们打算怎么救草薙酱?”
财前晃对着天空长舒一口气,说道:“公司高层经过会议讨论,一致决定,King向董事会隐瞒了‘伊卡洛斯’的存在,今天起,正式剥夺King作为公司掌舵人所持有的所有股份与权力,以及‘伊卡洛斯’,并且,打算在今天付出行动,没准,现在已经朝着King发难了。”
“剥夺King的掌舵人权力?”艾听着财前晃的话满头雾水,“这和another有什么关系?”
“难道说……”playmaker满脸难以置信。
“对,你想的没错,就是那个难道说,”财前晃笑了笑,“这三天来,他们讨论的一直都是这个话题,而another……从来没有在他们的议题上出现过。”
“怎么会!?太过分了!”艾说道,“他们难道就不怕人们发难吗!?那么多人被关在linkvrains世界里,就不怕警察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发难?怎么发难?”财前晃冷笑了一声,“财力、权力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庞大的资本力量足以将所有阻挡的力量压垮,他们已经被惯坏了,至于说警方,虽然那些人是被光之伊格尼斯抓住的,但是也说明了,那些人的性命,间接的掌握在SOL公司手中。”
“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拯救他们了吗?!”艾说道。
“谁说的?”财前晃看了眼游作,随后收回了目光。
游作在那里低头不语,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
“谈话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要出一趟外勤,”财前晃捏扁了咖啡纸杯,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说道,“我不会抓你们去警察局自首了,你们……自生自灭吧。”
说完,财前晃转身离去。
艾看向了playmaker,“playmaker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办?”
然而,此刻应该说出“一定要救出草薙哥”之类话的playmaker,却深深的低下了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